银古时光

[钻A/御泽]自作自受(2)

『嗯……』
『嗯……,好热』

睡的正香的仓持被一股浓郁的香味和一阵低吟吓醒,怎么回事,宿舍怎么会有O的信息素,泽村呢?连忙看向上铺,声音和味道就是从他发出来的,刚想弄清楚怎么回事,身上一阵热浪袭来,不行,快找抑制剂,不好,意识越来越模糊,顾不上抑制剂,仓持捂着口鼻,拿着钥匙,冲出房门,快速锁好门,来到御幸宿舍门口

『御幸、御幸』砰砰的敲门
御幸被一阵敲门声吵醒,谁啊,揉揉了眼,拿出手机2:18,怎么这么早

砰砰的敲门声还是没停,不得已起身开门,看到敲门的是自己同班的也可以称为恶友的仓持

『怎么啦,出什么事了,脸怎么这么红』不会发烧了吧,御幸一边开门让他进来,一边问到
『御幸,你的抑制剂在这吗?』
『在啊,你要那个干嘛』一边走向座位,从最底层的抽屉里拿出完全用不着的抑制剂
『快给我』迅速抢过抑制剂,注射到体内,体内的热浪终于消退下去
『你到底怎么回事,怎么会突然…?你身上什么味道?』从仓持身上飘来一缕让人丧失理智的香味

『泽村现在突然发情了,被我锁住宿舍了,快去找医生』
『什么,你等等,泽村发情了,他是O?』他真的是O,不是做梦吧
『没时间废话了,快去医生那拿抑制剂,泽村还不知道怎么样了』虽然把门锁起来,也不知道怎么样了

『走』两人迅速赶到夜晚值日医生那,说清缘由,医生找出抑制剂,跟着他们一起去5号室,还没靠近5号室,御幸就闻到那仿佛能勾出心里最深欲望的味道,理智让他不要靠近,但心里有一个声音“过去,过去,他就会是你的”在蛊惑他不停向前

『御幸,你有点不对劲,不要再向前了』仓持一把抓住他
『嗯,他就交给你了』御幸脸上再也维持不了那令人火大的游刃有余的表情
『啧,他又不是你的,你离的再远点』说着便追着医生跑去
『快开门』医生焦急到,发情时间过长,也不知道身体怎么样了

刚开门的仓持就被泽村扑了过来
『好热,好难受,御幸前辈』泽村蹭着抱着的人说的
『笨蛋,看清楚人』如果不是看他这么难受,一定让他试试自己会的所有招式
『快把他按住』医生拿出抑制剂,打进了泽村的手臂,泽村终于安静下来。

『今天,大概就没事了,不过,发情时间过长,应该会有一些后遗症』
『啊?后遗症?』
『别担心,不是什么大问题,只是明天一天,他大概要睡好久,还会有点食欲不振,尽量给他吃点喜欢的食物,补充营养』
『那就好』幸好没什么大问题
『好,那就这样,我就回去了』
『谢谢您了』

仓持送医生出门后,顺便去找了御幸
『他现在怎么样了』
『已经没事了,明天他大概不能训练了,你去请一下假吧』
『为什么不能训练,还是不舒服吗』
『发情期太久的后遗症』
『嗯,我会去的,明天我再去看他』现在那边味道还没消散吧。
『你不来也没事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点事。
『怎么,仓持君害怕我抢走哥哥的头衔吗?😏』又恢复成往常的样子的御幸。
『滚吧,别让见到你😡』看你刚才担心的那熊样。

最近,泽村好样的啊,瞒了我这么多事,明天,还是后天吧,一定要让他尝尝我的厉害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To Be Continue)

[钻A/御泽]自作自受(1)

【钻石王牌/御泽】


ABO    OOC


如今到了这个时代,完全实现了ABO的全面平等,发情期比女人大姨妈还准,只要在发情期前一天吃抑制药物,就完全不担心发情期,且无不良反应。就算不小心忘记吃药,也可直接注射抑制剂,抑制发情。不过对O来说,还是有点小问题,发情期那两天会有点食欲不振

当然也有完全无所谓的,比如说,青道棒球部的泽村荣纯,没错,就是他,青道重要的投手……之一。因为他一直那么精神以至于没有任何人对他的第二性别产生怀疑。

一天休息日的饭后,闲着无聊的一群球儿,猜起了队里主力的第二性别。
『御幸一定是A对吧?』队员甲提到。
众人一致点头,『仓持前辈也是A吧?前圆前辈大概也是』另一个队员乙说的。
『还有降古也应该是』一个队员补充到。
『那泽村呢?应该是A吧』一个非常不确定声音说到

『是B才对吧,毕竟他是笨蛋嘛?A可没有那么笨的^_^。』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。
『嗯嗯,有可能』『是肯定吧,没见过那么笨的A的,虽然很厉害就是了。』
边说着边看向刚才声音的主人
忽然看到他们讨论的主力就在他们身后,而发声的就是队长-御幸。

『也许是O也说不定哦p(^_^)q』这是越来越有大哥气质的小春
瞬间沉默

泽村=香甜软糯的O➡️对,这是众人眼中的O,即使是男性,也通常长的很O。

『泽村是O?不,不,不要打破我心中的O』众人心中一致想到。
「如果是的话,也不错呢,不知道会是什么味道的」这是露出大叔般猥琐笑容的御幸心声
『把你头脑里的黄色废料给我清理干净』这是毫无自觉的泽村保护者仓特

『有时间讨论这个,不如抓紧时间练习』这是比某人更有队长意识的副队长前圆
『对呀,一年级可就要到哦,不知道会有几个会进入一队了,真期待啊』这是清理完废料后很池面的队长

『不会让给他们!!』这是一群被坏笑着走开的队长激怒-也可以称为激励的球儿

又是一月一度抑制药发放日

泽村荣纯从医务室拿到药后
边塞进口袋边想又要吃苦苦的药了,明明不吃也不会有什么的。没有任何O自觉的笨蛋村。不过,一想到接下来是自己最喜欢的体育课,泽村开开心心回到教室,换体育服的时候,随手把药塞进了位肚,因为玩的太开心,理所当然把药忘的一干二净。


自主训练后回到宿舍的泽村,刚进门就被同寝室的前辈一个飞踢,压在身下

『你手机响很久了!!是你父母就没接,快滚去打回去,吵死了!!』

『好的好的,仓持前辈,快放手,脖子要断啦』

“啧”不甘心的放开手

「啊,要死了,肯定问我有没有吃药,忘了😭,要被骂了」快步走到床边,回拨电话

「果然,被骂了,不就初中一次忘了吃了吗,也没出什么事啊,现在每个月都打电话过来,快去吃药吧,记得好像在口袋里」一边嘀咕一边去找药

咦,我记得放口袋了呀,怎么没有了,桌子上也没有,床上也没有,怎么办,我放哪去了!


『你找什么了啦,房间都被你翻乱了,你再乱翻,就让你尝尝十字固』本打算看点书的仓持

『仓持前辈,怎么办啊😭,我药不知道放哪去了』一边哭一边扑向仓持

『什么药?你身体怎么了』不会身体有什么事吧,这个笨蛋

『是抑制药啦,我记得放口袋了,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了,呜呜』

「是抑制药啊,吓我一跳,不过,原来泽村这个笨蛋真的是A啊,啧,A中竟然有这么笨的」

『你确定放在口袋了嘛,有没有放宿舍去了,别哭了,快想想』

『嗯……,啊,好像在教室位置里,我现在就去』说着就向外冲

一把拉住这个笨蛋『现在已经都落锁了,明天再去吧』

『可明天就是发情期了,我怕…』

『没事,明天一早吃就好了』应该没什么问题吧,毕竟療里也没有O

『可是…』还想反驳的泽村

『嗯?你还想说什么』一边扳着手指,一边走向泽村

『没什么,没什么』瞪着双眼,不停向后退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つづく)